“雲南大麵積保護古茶樹第一人”的“冰島”記憶

2020-01-19 21:32:20  阅读 228789 次 评论 0 条

中新網昆明12月12日電 (王瓊)高端普洱茶代表冰島古樹茶的價格在十年間翻了約百倍,並還在不斷被拍出天價,引發廣泛關注。近日,記者專訪“雲南大積保護古茶樹資源第一人”、曾承包了冰島老寨80%以上古茶樹的雲南省普洱茶協會副會長於翔,聽她講述她的“冰島記憶”,還原冰島茶真Ū

圖為2011年冰島村茶農房屋情況(資料圖)。於翔供圖

被市場追捧的狹義上的“冰島茶”,產自雲南省雙江猛庫鎮冰島村老寨。該村寨自明代就從易武引種普洱茶,是大葉種茶的重要基因庫。冰島茶以回甘效果持久、甜味濃厚細膩受到消û者追捧,有著“普洱茶皇後”的美譽。不過,冰島茶最吸引大眾眼球的是屢屢拍出的“天價”。2014年舉行的一場春茶拍賣會上,一款名為“2014年冰島春茶(問鼎冰島)”、重500克的古樹茶拍出6萬元天價。而2019年2月,冰島老寨一棵古茶樹加工成幹茶後約4公斤的“采摘權”更是被人以88萬元拍下。

於翔與冰島茶結罱時,冰島茶的名聲遠沒有今天這麼大。“2006年,我和先生定居雲南,住在昆明康樂茶城附近。有一次,在茶城閑逛時我看到一片差不多巴掌大的葉子,後來知道這是古樹茶,很好奇就決定前往古茶山看看。”於翔稱,隨後,她受一位臨滄茶商的邀請去到冰島村所屬的猛庫,開啟了和冰島的茶罱。

圖為冰島村枯死的古茶樹(資料圖)。於翔供圖

於翔回憶稱,那會,去冰島村路還很難走,都是土路,開到有些路車子有半個子都懸空著;彼時,冰島村還很安靜,村民的生活也很貧困,住的是祖輩傳下來的小趴屋,家裏連個像樣的家具都沒有,一年也難得吃幾回肉;盡管不少村民房前屋後都是古茶樹,但卻鮮有人收茶做茶。

“我們想找人買茶,都找不到人。村民說‘隨便摘!隨便摘’,根本不把古茶樹當回事。即便有村民在趕集時拉點茶葉去賣,價格也相當便宜,隻能換點柴米治ع。”於翔說,“當時,一斤冰島毛茶的價格才幾毛錢,最多一塊多人民幣。村民們寧願外出打工,或者種莊稼,也不做茶。有的人家甚至為了種莊稼把古茶樹砍了。”

看到冰島村的古茶樹疏於管理甚被砍,茶農辛苦一年也掙不到什Ҍ,於翔感到無比心痛,於是開始投資承包當地古樹茶。從2011年開始,她與雲南農大等專業機構合作,對冰島老寨古茶樹群落進行資源普查,建立古茶樹資源檔案,製定古茶樹群落的保護和開發措施,並傾全力長期承租了冰島老寨三分之二以上的百年古茶園。

事實上,於翔做這些事本是為了幫助村民,完全沒料到後來冰島茶會登上“普洱茶皇後”的寶座,創下各種拍賣天價。

“我們當初收茶,是為了幫助當地極其貧困的茶農,將采下來的茶自用、收藏,完全沒想過盈利。”於翔坦言,哪怕茶價最好的時期,奻؃沒有跟風拋售。後來冰島茶價格暴,她不僅沒有拋售,還拿出以前的茶售賣,攔腰斬斷出手破局,以抵製市場過熱。

“我就擔心冰島這麼好的古茶樹品牌因為貪婪而毀了。”於翔說,2012年,冰島茶越來越火,過度采摘、炒作等亂象也隨之而來。她在培訓茶農時反複強調,“別看今年春茶還有人要,明年春茶或許就因為被過度炒作,名聲爛了沒人要了。”

即便冰島茶價如今依然堅挺,但於翔覺得她說的這些並非危言聽。

“茶僻؁熱就會導致古樹茶被過度采摘、陷入病態。”於翔稱,在冰島,被發燒友描述成“冰島美男子”的那棵古茶樹,已經岌岌可危。死的古茶樹,也許隻一個開端。古樹茶越貴越采,越采越少,陷入惡性循環,導致產量減少、品質下降,已是不爭的事實。

“冰島茶原本是因為品質好被人追捧。同樣,一旦品質不好,也會被市場拋棄。”在於翔看來,企業、品牌的發展,從來沒有永恒不變的道理,冰島茶也一樣,未必是氷Ł的“普洱茶皇後”。

於翔表示,現在,天價普洱茶炒作、過度采摘等現象仍在愈演愈烈。希望大家能攜起手來,保護古茶樹。不要等到無可挽回時才痛定思痛。(完)